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一一杰斐逊。

而颂歌,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毒的黑曼巴蛇——经济建设

 
 
 

日志

 
 

社会备忘录(新诗原创)   

2016-04-15 12:19:02|  分类: 颂歌有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陷阱深深

落入万丈陷阱后
我依然惶惶然
不知道背后推我的
是那一句宣言诵读之声
集合起来的团结与力量

让我想不到的是
烈士的鲜血
曾被描画成金子般的理想
原来也可以拿来作为
闪亮的诱饵与谎言性号角
进入落井下石   割喉完美的
思想霸蛮系列

幸福的壮烈是靠
囚禁辽阔的贫困而实现的
故而一路颂歌一路弹奏的
马车上总是挤滿
前朝宫廷行走的滋味

既便从最宽容的角度
也不可饶恕此种惊天动地的
強迫性馈赠——
你注定拥有一条
宽广而平坦的人生大道
同时你必须拥有一个闪光的未来

挂在悬崖上的
大都是按指标盛开的鲜花
但也不乏现代陷阱之
理想花朵的鲜艳     显然

连最蹩脚的陷阱
也属于一件精美的
理论作品与实际完成
政治家沒有一个不是阴谋家
且身怀挖掘一切墓地的
艺术前科

丑恶从先进出
肮脏由优美生
这似乎作为现代陷阱
鼎足傲立    且能成流行病般
普及起来的力量源泉了

世界本质上是热爱
熙熙攘攘你来我往的
但自从落入陷阱的隆重怀抱后
一切都变得似乎平静起来
这铺天盖地似的平静
甚至超出了
始作俑者的期待与想象


使命之路

这是一条使命之路
激情多过金黄的玉米
指示的传播
远远大于低下头颅的稻菽

从旧的水深火热
进入新一轮艰难险阻的人们
手提感恩的黄金季节
进入一条
修缮良好的光明大道

油漆未干的价值观
使人窒息般亢奋
塑料花开滿忠诚的山坡
光阴的脚步再快
也追不上土地的遁入空门

理想躺在未来的石头上
疯一样招手   后面有飓风
在开展轰轰烈烈的
收容运动

分化的完美惊心动魄
抢权与抢钱同样重要
多少人不辱使命的号召
收费者昼夜兴风作浪

旗帜继承般高举
祖传的树荫里活跃着
利益集团
恺撒般救赎世界的身形

理想与使命
打着发展的筹码
完成了新一轮勾结

平坦之路相当可怕
只有沟壑万千
才能藏下惊天大案

偷窃按领土计
拆迁靠暴力的投资
而迅速走红大江南北
身价越是伟大
越是从谎言中
得到的利润最大最为光荣

运动赖着不走
斗争继续传奇
敏感   还是蚊蝇对于
血色气候般敏锐的敏感
它们人数众多
善挖主流沙坑与死亡陷阱

旧式榜样
依然在新时期大发光芒
指路者   一如过去日子的
多如牛毛
追随者   看上去
就象一群旁若无人的象阵

东南西北
围绕着一个舞台
到处乱窜
意识形态这美女俊才
不见得比一群蝙蝠
具有更漂亮的外表和名声

一应红头口号
发出响尾蛇般沙沙沙的
诱惑之香味
食腐动物的足音
越来越普及性地动人悦耳了

苍蝇大胆吸储
老鼠以保卫私家国库的速度
挖掘一条通往海外的
安全通道

老虎的经营
已经落入了岁月
因果般回报的
虎口

在这样尤其适合
到处捕猎节奏的乐章里
使命的信号
略微显示出一些
自我演变的亢奋音符

但究竟    谁是
那一个源泉般的思秦者
还有待时代与时光
大踏步提高
已被温柔之大水
磨钝的非常羞涩之感官


理想的味道

思想有多刺鼻
悬崖上的幽谷有多深
这场装模作样的和平许诺
就有多么激情四射
盛开着一种
近似于无限哲人的疯狂

永无止境是一种妄想症
但用在谎言主持的
这场盛大晚宴里
却无丝毫牵強附会之感

把每一个音符献给颂歌
把每一份鲜花掌声
献给那个推人落入陷阱者
成功的手法如此辉煌
为所欲为就紧跟在那个
灿烂的圈套后面

理想的味道
看起来先进
闻起来忧秀
吃起来如一杆高龄的烟枪

有人几十年前
当着全世界喊出的一句话
到现在都没有兑现成
一种平静的生活
和一种真实无误的感觉

但这也不能象
对待一只兽地责怪于他
因为他既不知道
除开他所继承的理想和主义
根本不知道还有其他的自由和选择

一场对手拱手相让的胜利
让一个农家子弟
连一亩水田打多少斤稻谷
都彻彻底底忘记了

一旦在常识性问题上栽跟头
那就说明了
这个人所抄袭而来的理想
一定挂着冷兵器时代的
战火之花及刺鼻的皇家硝烟

于是,一个看似盛满
个人英雄主义外加有些
浪漫主义的舞台或锅灶
就因为在一些常识性问题上
听不得别人的实话与劝告
转眼间就成了一个
虎狼咆哮的血肉加工厂



社会备忘录

怀抱久远
理想刺鼻
权力   一直躺倒在
上世纪的婚姻里
感受现实每一天里
新婚燕尔之幸福
和巨额利润的按时空投

在唯权唯大者那里
没有什么可配作权宜之计
一切指令与精神
都属于必须照耀的灿烂与阳光
一切受体与灵魂
都属于必须遵守的夜色与受伤

仿佛一切都在劫难逃
仿佛一切都在严格控制之内
而兽性的本身
却不受任何制度性约束
它们一直处于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上风头
尤如一股思想源泉永无止境的飓风
在它想登陆的时刻
在它想肆虐的地点。
任何劝解  警告和教训
都是没用的

除却   谎言性干旱
暴力性荒漠   其实事物的本身
都是具有潮湿倾向的
譬如权力辽阔的潮湿
主要来源于自身携带的
广大肥肉及红色利润
而微小事物的潮湿
主要历史责任来自于他们
无法控制的泪水
且于无边呻吟中的优美飞溅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