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一一杰斐逊。

而颂歌,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毒的黑曼巴蛇一一经济建设

 
 
 

日志

 
 

我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新诗原创)   

2016-03-22 19:27:54|  分类: 颂歌有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新诗原创)

我可能知道一个
留守儿童梦想的实现
就直接等于把一种
城乡割裂制度
摁在一个平等粉碎机以后
所产出的小小公平正义和
基本可能

我可能知道
夜的深月的圆
山的蒙胧路的高远
为做梦埋下了绝妙的伏笔

我可能知道
这个范畴以内的屋檐上
缺少真实可信的
滴水    鸽哨与炊烟  
也就是说一个春天缺少
真理的三月与桃花
一个夏季缺少七月的
河水  自由与柳笛
一个只顾自己心静喝茶
看灵魂拆迁之歌剧的人
缺乏起码的社会良心和同情心

我可能知道
运动起来的容易以及
安静下来的难  也可能知道
疯狂已成习惯而进入理性的
平坦有多艰险   也可能知道
那种虚妄的热烈以人性的
隐世为代价  那种乐章仅仅是
从颂歌到颂歌再到权力
那种毒药式的焦躁不安
一直扼制着语言大地的咽喉
那种高度淹没了人类低迷的头顶
而低洼之巅一直呈现旱涝交替的
宿命轮回

我可能知道
早上一个人还在说话
而到了晚上甚至是中午
他的嘴巴就突然不见了
有人把他的嘴巴踩在废墟的脚下
有人把他的话当作人质性肥料
撒向自己的一统领土   有人把
他的舌头当作毒草而扬起了
高效的砍伐  有人把他的不合时宜
所产生的疼痛典范当成呼啸而来的
炮弹    有人把他这个人本身当作
两个世纪以来最危险的飞机场和火车站

我可能知道一种顽疾的根源
在于它孕育过程中就已经穿上了
医学博士后的白大褂
顽疾笼罩的思想家    一心要想当
别人家里的主人翁或救命草
而对于自己与生俱来的
高烧    毒素和残废   只肯用
颂歌的热烈和谎言的假肢来
蒙蔽过关

我可能知道世界上
为什么有那么多流浪狗
扔给几块带泪的骨头时
立刻便以禅入的境界
表现着多么安于现状的
人文现状   多么忠诚于
朝代之王所设定的前提
多么的努力去做好一只
会摇尾巴的动物  而不论过去
自己的父毌曾被打入牛棚狗窝
也不管亲人的未来正在遭受
毀灭般的宰割

我可能知道这个世界
何以如此污浊   这些个心灵之地
何以如此肮脏了:
主人端给他一碗苍蝇和耻辱
于是他和尚打坐般的心里
一直保持平静如水   并花去
一生半生的时间   把这碗饭
搅拌均匀   然后面对纭纭众生
大口大口吃下

我可能知道人间里
为何盛产难得糊涂和沉默是金的
果瓜梨枣了  因为他
低洼而自宫的巢穴里   高挂着
这样一句心领神会的座右铭:
神坛给予什么样的罂粟花
那么便全心全意去享受这
精神鸦片燃烧中的腾云驾雾

我可能知道那些
乞讨主义者无家可归的真实原因了:
上天给你一篇乐章
你就化身为忠贞不渝的
音符和颂歌   甘愿作一只立于
别人庭院外嗷嗷嗷直叫的看门兽

我可能知道黑暗是
阻止光明正大到来的最好通道
最深刻的内幕交易原则是
谁把宗教黑暗论述为唯一光明
谁就是救世主
谁把黑暗当成光明来使用
谁就可以成为有闲阶级
事不关己阶级    冷漠自私阶级
进而坐则喝茶   卧则见禅
想什么有什么  梦什么来什么

我知道什么名字
叫中国什么节气叫中华——就是
割喉   取舌  缝嘴  去头  食肉  烹皮
碎骨  扬灰  九族株连  八代殃及
也得坚守正气正义在身
也得争取一份自由的精神与文化

我知道物质
其实是可以毀灭的
而精神与文化
永存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