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一一杰斐逊。

而颂歌,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毒的黑曼巴蛇——经济建设

 
 
 

日志

 
 

新疆之行(新诗原创)   

2016-01-09 10:33:17|  分类: 颂歌有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疆之行(新诗原创) 


来前,就梦幻般听说
大雪把新疆
美美地呵护了一遍。于是我
又见到了北方人
所深知、所钟意的那种白,
那气味芳香的白,
那久违故人式的白,
那一去不回头地白,
那铺天盖地、认人间
唯一故土亲情的白。  



这次住的,
依然是上次住过的友情。
这次用的,
大多还是上次用过的环境。
熟悉丶自然且散发着老友
川流不息的挥毫与泼墨,
把新疆外冷内热的地域性格
描画得再没那么得心应手了。 



老楚还是老楚,
还那样深深浅浅地爱美爱笑,
除轰轰烈烈上下班外,
每天依然雷打不动、猴赶不走地
窝在各种藏品吵闹争宠的
书房写字画画,把自己刻苦得
象盘停不下驴蹄子的砺磨,
把光阴和一应笔墨的骨髓
都要提前榨干了才算完事。 


老楚这次唯一不同的是,
把自己的女儿泼水节似地
嫁了出去,嫁给了一个
一米九几的胸外科医生。
他可真舍得,
他又不能不舍得,并且
所有宾客都为他的
大气豪迈和侠义
举杯感恩,而齐邀明月。 


我这次就是为参加老楚女儿婚礼
再一次踏进了乌鲁木齐
你久违的大门、车站与大巴扎。
除了刻骨铭心地一杯一杯喝喜酒,
卡嚓卡嚓狂拍一通婚礼照片和南山雪景,
还认识了一对从未见过面的老亲戚,
甚或是一对从未被提起过的老亲戚。 


老太太今年整八十,
按辈分我该叫姐姐。
爷子今年八十三,
按辈分我该叫姐夫。
虽是不岀五服的亲戚,
却是第一次见面。
虽是第一次见面,就好象
年年见上个几十回地不生分。 


雪白酒也白,举杯就干。
酒香肉更香,抓起就吃。
辣辣的烤羊肉,浓浓的席间情,
数杯下肚入肠,话入深巷,
我便随口问起了姐姐姐夫,
何时来的新疆答曰一九五八年,
又无话找话说地问起姐姐姐夫
为啥来新疆答曰因为那时间
闹大跃进闹合作化闹大锅饭
填不饱肚子要是不走就得饿死在老家。


不仅俺俩偷摸着跑出来了,
后来就连举着棍子
站村口堵截外逃人员的
村干部有的也被饿到了新疆。
新疆地多人少心思辽阔,
什么出身的人类、多大胃口的
牲口都养活得下来。 


屋内的暖气与酒的高度
热出了我抵达西域后的第一身汗。
亲情与羊肉的芳香,
步步为营地唤醒了我另外一身汗。
姐姐姐夫的一席旧话,
惊出了我天旋地转般的第三类热流。


屋外,依然属于
零下十五度、二十五度的家天下。
那些雪,此时却白的
显映出历史是多么的灰暗了。
姐姐姐夫的白发霜染,
始终在我惊涛未平的脑海里,
恰似大风中的两丛芦花,
来来回回摇荡着,
那褪不去的过往残冷荒诞之白。 


刚落地广州,新疆方面
又下了一场前有征兆,
后无来者的大暴雪。
那种大,那种白,
那种人在雪窝里仆雪而进,
象极了一九五八年里的
姐姐姐夫刚刚揪住新疆的
内脏五俯就遇到的
那场大暴雪一样地惊到了
携手逃人祸、同为异乡客
这一对萋萋惶惶小夫妻,
这两个恩恩爱爱中原人。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