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一一杰斐逊。

而颂歌,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毒的黑曼巴蛇——经济建设

 
 
 

日志

 
 

内在的冰(新诗原创)  

2015-01-12 12:19:34|  分类: 颂歌有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在的冰(新诗原创)




谁的漫漫冬季
如凌厉无比的作风侵入我
血液一万米深处似奔驰而来的
白战马黑雌雄
于高烧不退的黑暗中
惊心动魄嘶鸣不已


谁骑上傲慢的沙丘  荒漠以后
随手扔过来无数凡人俗子
所承受不起的夕阳残破之美
让我颠簸中的路途更加
颠簸不已  充满人文道德的陷阱


落日落在制度的骨髓里
狂暴的主流和余光
照亮了权杖
那金光闪闪  大开大合的理想殿堂
如此的捷报年年频传
是福音是祸患
都不允许有
半寸半秒的争论和偏移


我似听见一个无所不能的神或圣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指示说
我的泱泱大国里的子民
你们的怀疑与反抗
将是我大开杀戒的古老源泉
你们的驯化和服从
将是我实施捆绑割裂之术的
最新试验田
和创造新时代的最好机遇



俯下身
热烈亲吻那胜利之果
我却感觉到了一股
无尽无休的冰煞之气
它生于某年某月某日
被某种思想粉刷一新


兵荒马乱的和平时节
一本小书三两本著作
就横刀立马骑断了
多少大家和大众的脖子
三丈三的冰冻之寒
于一日之间
长满了峡谷般关押的内心
伟大的主义雪白的胡须
比三五千年之前的那些代表
更加熠熠茂密
更加诱人上钩


荒野更荒
饥饿更饥
雪花比江山大出三十万公里
无处跋涉的手脚
无处流浪的血液
都在同一启程的谎言时辰
而冻结一一呵
多么完美  多么艺术
多么充满原始感情的冻结呀


时光在动
季节有变
日月也似在不断往复循环
但这冻结
象魔鬼手中的钢印
盖满了我
乃至于每个人类的额头


灵魂之冷
无以言说
那似乎是我
手抚上下五千年不寒而栗期间
总的凝固  感觉和成捆的泪水




我得承认
以下发生的都不是我的预言
而仅仅是雪花一样飞舞的
图案  优美与事实一一


思想宝库的功能
被一股不可思议的外来魔力
催化为一种社会冰窟和冰箱的
集合概念


语言的冰结只是早晚
所有的僵化反应
随着政治潜水的加深
多有利润和盈余


文化的冻僵
化为满山满树
沉默的雪凇系列向着
死亡的源泉方向发出
凄厉的呼救


而内在的冰  早已
无人可救
无药可救


如失火而失伴的狼群呀
这内在的冰
终日终夜撕咬在你与我
灵魂的第三根肋骨上
并长此以往
作为养大后
被一纸任命的社会栋梁
那斩钉截铁的咆哮
组成有毒的颂歌
年年唱  月月唱  天天唱


从此呀从此
人类的每一个  每一天
每句诗  每首歌  每个词牌
都作为最美最高效的
化妆品用来掩盖
内在的冰
所发出的全部寒凉和主义



在终年不化的故事梗概中
我听见被冻结的喊声
我听见喋喋滚动的头颅们
一齐高唱着赞美诗
那一定是我
所熟悉的陌生的亲人
在走向枉死城时
自己为自己所演奏的
最后一首挽歌而多年以后
他们于九泉之下依然没有明白
到底谁是那最诡秘最冰凉的凶手


高贵者降为叛徒般的孤魂野鬼
十分之一的人生吞咽着缰绳
疯狂舞蹈起来的巨型暴风雪
成吨成吨的沟壑割裂
碾碎了人们悬挂在
百丈百尺白绫上的唯一希望


我的人类我的亲人们
只有在风雪夜才被允许上路
走在河流不流路途不路的僵死岁月中
每一步的代价都超越了十万公里
每一天的寒冷都胜于十万个政治无赖
所掌控的世纪之争与祭坛牺牲之论


说到底
能起身走路的已经不多了
人们集体躺倒在
被严厉冻结的指望上
老老实实等待着死亡之神
前来帮扶他们站起身来重新上路



在这场生与死的
第五次社会运动大战中我只能够
这样深刻地理解什么是活着
什么是死亡一一


死亡  是最温馨的化解
是唯一之路
是最好的未来和希望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呀所有
活着的死人与死去的活者
似乎都朝着内在的冰
所指引的正确方向以自己
最彻底的死亡为希望
而跋涉
而披星戴月


活着的死去的
似乎同时接到了一种强大的
指引或暗示一一


饥饿者最光荣
寒冷是最温暖的
贫穷该有多么高贵
而于苦难中的暴毙属于
最佳渠道的道德自由
最灿烂的选择之选择


冰冻的思维多么好
死是最稳定的社会状态
而活着的任何物质与精神
是最可怕的不满  怀疑与反抗


于此时我似乎听到
内在的冰吹响了
为死亡而献身
十万火急的伟大号角



内在的冰内在的寒意
挽起手来站在
某一座旗帜般招摇的顶峰
冻结了每一句宣言  誓言和诺言
谎言之霜瞬间上升为
内在侵略与掠夺的刀光剑影


左右分化
两极跳跃
预示着这是一场无法达成
幸福和温暖民主公式的冰川之久
我听到了内在的冰
以春风不渡玉门关的规模和辽阔
覆盖一切
僵化所有
永不言退


而此时
只有我心中深爱着的美女一一诗句
的突然如阳光般迸发才能化解我
胸中早已冻结成型的万丈寒意
而此刻的每一秒每一天
都那么经典
从各个文化角度
充满了残酷  凄凉以及无限悲剧之美


但春天的号角
很可能在我所期待的怀抱里   
已经吹响
这毕竟是一个
用两条腿走路的世界
尽管拥有终年难化的内在的冰
尽管苦难冰冷总是多于幸福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