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一一杰斐逊。

而颂歌,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毒的黑曼巴蛇——经济建设

 
 
 

日志

 
 

榜样的力量是扼杀(新诗原创)  

2014-03-28 16:07:07|  分类: 颂歌有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榜样的力量是扼杀 (新诗原创)

 

榜样的力量是扼杀
是以扼杀这种巨大的付能量
一直在人间兴风作浪
还是榜样的力量是哺育
是以哺育这种精心设计为主流价值
照亮了整个社会精神道德领域


一个长期的困扰
日夜笼罩着我忧郁的黑夜
我黑夜里辗转不已的思索
一一一个正常的社会
真的需要榜样的力量么


我最终的回答是
社会不需要任何榜样及力量
但政治需要
但阴谋家需要
但权力主义者需要
但万岁万万岁者需要
就象一个瘾君子
十万火急地需要鸦片白粉前来
救火一样地需要这种
政治毒草  道德毒品和文化毒源


处于统治地位的巩固以及
鉴于镇压和剥夺等万般上品需求
权力主义者尤其需要一个

万家归宗的
新政治宗教  个人神化宗教
而榜样身心中
被刻意赋予的全部强大力量
就是这种传教士精神存在和
使用价值上的本质暴力与代代繁衍

 

至此所有关于榜样的力量
的记忆将借助诗的苍白估价
一一体现

 


这里是人治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这里是政治
不是讲法治的故土家乡
我只是想借助文字的力量说
人治与政治高度统一条件下
呼之而出的榜样
一定携带着人治与政治的万丈光芒


榜样自身其实是无辜的无罪的
罪孽深重仅仅来自于
根据自我需求
不顾一切推出榜样的
那只手 
那些呼风唤雨式的疯狂和力量


其实在绝对意义上
榜样们自己对于自己  政治明星般的
涌现  地位  作用和力量
大都一无所知
因为他们不是已长眠于地下
就是和大部分人类一样
行尸走肉在地面上和阳光下


应该说
榜样作为人间小太阳
也一直活在一个大太阳的阴影里
无法自我选择
无法自己拔出自己
虎穴一样深陷进去的灵魂之腿

 

所有时代的
痛苦与幸运的形象浓缩
都一一被强加在榜样身上
所有的阴谋与谎言
都在塑造  树立榜样的
那种思想
那颗心
那种胸怀甚至阴谋
得到了最辉煌而又最卑鄙
最辽阔而又最狭隘
最道德而又最不道德的
集中与体现


利用榜样的力量
抵达神化自己  巩固个人地位
从而驯化整个世界和人类
这才是榜样出山的要害之处
才是最要命的发现  发明和创造


所以许多历史功臣野草般倒下了
而那些榜样却是常青树
被人为地赋予
河流为之让路  高山为之昂止的
政治生命力


榜样清单的书写
是一副没有解药的历史圣手
这里没有江湖恩怨
只有围绕一人在上  天下独尊的
孤家寡人思路
不惜以榜样的力量为其名声
扫清一切思维障碍的偷天换日


榜样已经出山
预示着这个
原本还算清贫得可怕的人间
在精神思维和道德留守方面
将风雨交加和阴阳不辩得
更加可怕了


忘记这还是个起码值得尊重的人间
毁灭值得全部毁灭的人性江山
推倒所有立刻必须推倒的正义概念
榜样形象的编造便如此完美
榜样作用的发挥便如此淋漓尽致


没有榜样的力量的世界是黑暗的
是不可想像的
是无法生存的
是无法用思想主义来繁荣昌盛的
在榜样们羽毛丰满的身上
既有强大的现实疑惑
也有更强大的历史诱惑和利益驱使


先把整个世界砸烂
把人类最基本的感情与人间秩序
毁灭得体无完肤
再用榜样的力量重新整萧和组合
这是怎样一幅
伟大  光荣的大地非歌与铁律之颂呵


榜样的航班
因为个人无边的神性欲望而起锚
但也正因为无法化解的无数次政治险境
使得榜样自身与这个生他养他的大地
失去了最基本的血缘亲情联系
榜样只得高高在上
象所有宗教人物一样无法回归世俗舞台

 

围绕政治运动大做文章的时代
一定需要在作好榜样的力量这篇文章后
再积极发挥他那非人的引领力量
引领整个社会向着个人神化目的地
大踏步地实现政治跃进而且一定
将以社会和人类
陷入经济建设上的极度贫困为牺牲为代价


所以榜样站起来了
社会的经济和人类的生活却以如临深渊的
表面与本质而彻底倒下而彻底绝望了
榜样的力量高歌猛进
人类饿着精神之腹
一锨一锨掩埋了多少亲人的饿讣与哀号


榜样的无穷力量
进一步加速了人类生理上的饥饿感
与精神上的盲从性与狂热性
多年以后
我们终于紧紧把握住了榜样的致命伤


政治比生命更重要
榜样比权利更伟大
沉迷于经济复兴的学者专家
甚至深陷牢狱之灾
不论榜样学习运动到底出于何种目的
但都无可争议地蒙上了
极其危险的
政治气息和阶层歧视  迫害的巨额阴影


全民强制式学习榜样运动
无疑是一场天长日久的道德迫害和精神戕害


一一尽管想尽了各种办法和努力
我都无法从社会大背景和根源上
把榜样的力量
与残酷打击无情斗争下的
各种政治迫害和大量冤假错案
界限分明地区别开来
或许这样的论述对于榜样略显不恭
但整个历史的发展脉络和完整过程
就是如此地真实无误和无情无意


强迫命令式的学习号召
罪恶远远大于所有的收获与成果
因严密组织而生成的驯服和奴役
哪怕是一丝半毫都无法让人容忍
让人产生一丝半毫的道德感动和自觉


而我自己作为多次裹挟性参与
榜样学习运动的受害者
在睡梦未醒时分一直是相信榜样力量的
但人总有睡醒的时刻
尤其是在逐步学会独立思考的历史关头
你就自然而然地由其中觉悟到了
自己作为一个从来都没有独立人性的
榜样学习运动参加者仔细考量起来
确确实实是受到了榜样力量劳教般的
误导和政治指引从而产生了长久精神伤亡


所以我越来越认为
臭名昭著的十年文革和其他政治运动
以及榜样学习运动自身所带有的不允许选择性
就使得每一次学习运动都是一次人间灾难
每一个全副武装投入到学习榜样中的人
都是这一最大冤假错案所覆盖的普遍受害人

 


我们缓慢活在这个世上
甚至更多地高速爬行在这个世上
不断被学习榜样的伟大号召所振聋发聩
我们苦难般被榜样这根鞭子抽打驱赶
似乎在进行一场苦旅般的道德精神流放
生命的尊贵在这种皇家家宴似的煎熬中
受到一种神秘力量的烧烤

 

榜样的学习运动实际上是外来政治云团
它让我们人性感受的天空越压越低
它最致命的暗示在于


作为每一个人类
天生就应该被榜样的病毒所感染
被榜样的力量所指引
好像我们脚下这片病情严重的土地上
只有榜样们才称得上
思想通红  技术神圣  修剪过硬的园艺师
而我们这些普罗大众
都是枝桠乱伸  不守人间道德规矩的
野花野草而必须得到一把
道德模具  道德之刃最严厉的修理规范


这场修剪运动只有轰轰烈烈充满政治骚扰
没有人格指标
没有生命崇拜
没有时空直径
想来就来  说走就走
随便得象一场阳光照耀与阴天下雨
轻浮得没有丝毫道德人性尊重
只有反人类的思维  手段  花样与强迫
在里面充分彰显和膨胀


很显然
政治  权力把它们所聚变的所有无耻
一滴不剩地都传继给了榜样
并通过榜样仿效上的计划生育
得到了洪水泛滥般的扼杀性体现


夜色   毕竟是夜色
并不能通过榜样们被赋予的光芒
的强制照耀
而端出无赖一样袭来上身的无限光明


我们活得如黄牛
从榜样那里精通了如何驯服于权力鞭子
我们活得似群羊
从榜样那里掌握了如何爱戴政治思想的宰割
我们活得象砖头瓦砾螺丝钉
是政治炉火通过榜样的模具深刻冶炼了我们
我们活得象一些文件精神和材料汇报
是榜样的学习运动把我们推向了风口浪尖


我们活得象小姑娘或者小丑
谎言家们通过榜样的力量想怎样打扮我们
就怎样打扮我们
我们活得象一串被篡改的歌词
时代的要求通过榜样之笔赋予我们新的颂歌因子
我们活得象高大全式的出版物
躺倒在榜样这个高尚辈出的复印机上反复被复印


我们的活着
好像是专门为榜样的力量的普及  展示和发展而活着

 


推开石头
重拾土地
推开妖邪
取得真经


是的是的只有在穿过历史迷雾以后
我们才能看清一个社会一种制度的前世真身
才能看透榜样被树立之前的本质面孔
如果榜样不是最精彩的牛羊之身
那么他们绝不会得到权力主义者的
欣赏  叫好  喝彩
而被赋予头马头羊的道德放牧和精神引领功能


无休止的榜样学习运动
无非是要把每一个人通过榜样模具的重新加工
塑造成令统治者充分放心的驯服工具


如果经过历史和现实的双重打击依然兴趣盎然
就不妨在以下的假设中尽情徜徉
假设榜样们的前身都属于
敢于批判怀疑一切的科学斗士
为争取人性独立解放敢于向一切制度神话宣战的英雄
他们还能幸运地被塑造为榜样而供全人类学习仿作和复制么


这就是榜样的力量的全部真相和秘密了
无论怎样掩盖而我们都已明白
为什么以正面形象浩荡而立的榜样群英谱
严格局限于奉献牺牲迷信类的宗教性悲剧人物
而没有或许根本没有打算树立和启用一批又一批
崇尚科学真理民主自由独立创造创新的榜样
难道这些闪烁着科学知识和真理理性光芒的榜样不值得仿效么


只有政治的思想的人治的光环
没有人性的科学的法治的光芒
答案和结论金子般挂在树梢之上
任我们欣赏  采集和品尝
一一甜美否
苦果否
佳酿否
毒药否?

 

榜样的力量是扼杀
榜样的力量是复制
榜样的力量是僵死
榜样的力量是模具
榜样的力量就是我说什么你们必须听什么
我剃的头就注定是你们所严格遵守的时代发型
我按下的乐章云头就是你们必须放声高奏的颂歌天空
我的思想就是你们必须舍命争取到手的粮食武器方向盘


除此以外
我已无言
我已经无所谓被榜样的力量所改造的全部痛苦与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