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一一杰斐逊。

而颂歌,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毒的黑曼巴蛇——经济建设

 
 
 

日志

 
 

最危险的话题 (新诗原创)  

2013-07-28 10:45:05|  分类: 颂歌有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危险的话题 (新诗原创)

 

最危险的游戏


水往高处走
风的命运
注定撵不上
毁灭而去的高速度


石头骑在马背上
流浪的普及
孕育了鞭子高亢的后代
从摇篮的贫困开始
一直抵达先进队伍的行列
成为作风过硬的排头之兵


红且红得多么意外
死却死得如此悲哀
这是血管内外酿就的侵略与战场
厮杀的本性
提升为一种灿烂的结果
为了政治在人间开花
一挥手
便哀鸿遍野   尸骨未寒


组织是个人的灵魂
欲望与阴谋
触及并拓展着人类的伤口与悲痛
卑鄙的照耀是最大的政治关隘限度
一只萤火虫的质量
于一根烟功夫里
便推翻了太阳这块名牌的本身


笼子与谎言各自买断了半个人间
前朝的遗嘱里关押着
急于感恩戴德的普遍呼声
国家是无限得意的化身
集体获得了风生水起的所有制资格
个人的祖国与领土
挣扎得如此意义完整和光阴僵硬
象一支彻底丧失呼吸与脉搏的全军覆没


一把镰刀在一束光芒前突然倒地死亡
而他们的代表却刻意弄瞎了自己的眼睛
一个圣地被当作一车西瓜剖开后贱卖
而他们的代言人毅然割断了自己的舌头
为了共同的吃喝方式或者致富之路
所有的天空空空如也
所有的翅膀飞着刀刃
所有的飞翔背负着两条陷阱与三座大山


头可断血可流
是必须抵达的神圣警戒线
被温暖和被照耀的代价无限沉重
黑色的条件如毒蟒缠颈
冷酷的意义
源于制度又远远高于和长于制度
请站在某种高压线上喝血吃肉吧
一个令人无限遐想的浪费性消费性词组
已经成为全天候的奴性资源贡品


该继承的要全面继承
该维持的要继续维持
只有以这种不妥协的撕裂方式
才能乞求来短暂的化险为夷
真正的伟大与光荣
一定视大苦难大饥荒大坎坷
为撇不清暧昧关系的亲人与故乡


把罪名视为荣誉
把关押当作解放
把巧取豪夺感恩为精心哺育
此时你要多少吨说话的权利
我都不再开大会研究决定和全盘否定


世界如此背离现实和忠于未来理想
心与心的两极分化
象是同一阵营的阶层关系进入了恶化的冬至
利益比万岁爷的奖赏还诱人一万年
能够一年里坐在一起开几次会的人
一定怀揣着同一个青云直上
同一个级别的思想    主义    梦想与目的


卑鄙者同一个卑鄙
肮脏时同一个肮脏
一一 这正是一场最危险的游戏
站在同一个辽阔口碑之上
流传下来的历史根据与现实主义写照


 

 

最危险的武器


理论是无处不吟唱的优秀河流
武器是无所不在的先进阶段火力构想
两者蜜月般结合在一起以后
就可以针对不顺眼的
任何一种事物    随时随地
扑上前来


假设五千年是一个由孤家寡人操持的
独立政治核算封建单位
那么我们所臣服于其中的无限憧憬时代
不过是权力长河中一个
比较嚣张而疯狂的另类试验与总结
但当你参照某个政治运动方程式
不断演算下去就赫然发现
原来这个试验与总结
远远大于不止一个封建计量单位
甚至它们昨天的胃口和今天的食量
都是无限远大的    拟或惊天地泣鬼神的


先秦和春秋前后的诸子百家   百家争鸣
搁在某个一花毒放一丫独唱的
组织结构乐章里
显然先进得令人不寒而栗
思想解放得恨不能时光立马全部倒流


中原之域一个叫做鹿邑的小县陋城
该是老子最早的故乡和领土
这老先生的拿手菜是一部《道德经》
可惜这盘名贵佳肴早已身心冰凉
如一轮于1957    1958年
开始坠落并颤栗于整片乌云笼罩的冷月
或似一具突然倒地死亡的孤魂野鬼
被遗弃于好大一片政治废墟中心


然而不断扑上来的最危险的
武器的梦想与追求显然永无止境
它的客观否定程度与主观不满意的高度
尤其象一支武装到牙齿的特色大军
同一堆无战而败的牛粪们在打一场
世界级别的大战之争


胜利确实来自布衣
奴役不分大小和早晚 
飞翔的天空无自由 
不自由的天空怎飞翔
但有一个交换秘诀总能战无不胜一一
面对最危险的武器
唯一的致胜法宝
是佯装半间屋子里从没有人的足迹
而只有牛羊以及它们
热血沸腾般的颂歌之声扑面迩来


假如做得更加理想一些
就要敢于把歌里一些比较具象的名字
及时更换成最危险的武器及其主人的
独家大名就立刻异常完美无缺了
拥有够得上高境界的生存技能以后
再难过去的高考与独木桥都如履阳光大道


但有一个伟大的政治忌讳必须牢记在口
当面对从任何方向扑面而来的武器之时
不要高唱国际歌甚至不要唱国歌
因为其中的“起来”与“吼声”
实在不够公开交易程序里
一次看似毫不经意的挥霍浪费

 
盛世在上和人类在下 
且重典凶猛     无限的禁锢飞黄腾达
难道这就是武器们
一贯敢于直截了当扑上前来的
全部革命理由与流行不辍的庞大根据地?


最危险来的武器
曾经身世苍凉
以及脚踩大地和背靠大山
然而这似乎一点儿也不影响它们
经常一次性使用
扑上前来的传统以及速度和高度


 

最危险的笼罩


流水的声音与它日夜所
哭泣的速度
组成了泥沙里    灭顶般挣扎的
一条黄河鲤鱼的
噩梦 
远远近近    金光闪闪


四月的春光和十月的泛黄
还在表面深刻流淌
大水的思想深度以下
无数强悍的冰块
镇不住一句口号
所发出来的辽阔尸臭


谁在用鳄鱼般奸猾的缜密构思
计划着
在长如落日的一秒钟里
冻结了整个时空
自从那个大雪气候愈下愈深之后
两岸的思鸣与脚印
再没有得到半寸一缕
返青的勇气和平等的机会


彻底湮灭的组织提成成分
越发如此明显
根本用不着半钱谎言
就买下来整部
长跪不起的世界与江河


黑白有余    眠梦无期的日子
没有什么话好讲与多谈
泪从暗中情节流下
血于断头时节轰然开花    结果
所有跋涉意义上的航行
孤苦伶仃 
身穿铁衣
一只始终看不清本质的大方向
被那些陈腐依旧的船与桨
所支解所代言


打渔者被某个时辰一网打尽
巧设迷魂阵者
终究走不出昨天与今天的迷魂阵
勤劳勇敢的鱼鹰们
享用着麻雀扔下的
政治级别与行政待遇


消灭泅渡的快乐
消灭挥膊而去的向往与自由
消灭一切生机勃勃的念头
犹如异常支绌而来的暴风雪
捻死了挂在渔船头顶之上
一盏盏黄灯笼


人类的饮水如此憔悴不堪
嗜红的现象胆大犀利
且无须解囊扔币
它们的一路货色
来势有力和立足凶猛


风中明月不再
林里无鸟悄然
手抱不寒而僵    不死而悲
犹如头枕
夜夜欣然光顾迩来的臭码头


大雾弥漫
大雾弥漫
被笼罩的流水
被笼罩的甘泉呵
一转眼就成为了
最富饶的
炫贫耀困的伟大资源


半座江山
半个人间
或沉或浮    或隐或现
狐狸一样行踪诡秘的宗教哲学
远远看去犹似
一段失魂落魄的木质阶段
在自我浑浊的大水中
活活挣扎
死死漂浮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