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一一杰斐逊。

而颂歌,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毒的黑曼巴蛇一一经济建设

 
 
 

日志

 
 

历史与现实 沦落为谁的私人政治之作(新诗原创)  

2013-12-25 09:15:55|  分类: 颂歌有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与现实  沦落为谁的私人政治之作(新诗原创)

 

从何时开始的邪恶
从何处走来的罪孽
开始以阳光的姿态不断升腾
用一种思想营造整部人类的忧伤
让脚印黑夜中穿行  幻想
心里暗藏杀机
火热的感情被某类寒冷冰冻
每一根头发  逐步被鲜血染红


编造的
神圣的斗争取代了基本的人性
希望泯灭的四季
低下精神的花朵与草木  哑口无言
噤若寒蝉
加了理想之蜜的谎言
主宰了每个人的交响曲
驰骋的乐章
沸腾着颂歌  千古往来的毒素与煞气


用低谷驾驭灵魂
用深渊取代平地
用高度遏制思维
用刀刃取代喉咙  每一份日出日落
所扬起来的政治沙尘暴
遮盖住了世界的真面孔
一群动物  站在了低等  贫瘠与被屠宰的
祭台之上
从此  所有的行走
都如同深井以下的质量暗淡无光


原罪喧嚣的上游
不断重复流淌下来权力的傲慢与残忍情怀
头足倒挂  路途封闭完好如初
柔弱无辜的大地
承载起凶猛而至的指示  鞭雨和驱赶
舞台之上只有苦海  没有航行
所有的安眠  都被当作不存在的
权利和理由从各个角度掠夺而走


鲜花  掌声  书籍与知识的河流
踏实被一种意志挪为己用
每一份廉价的灵肉
被重新毁灭    再次锻造    扭曲方向以后的
头颅被作为政治人质押解望精神的刑场
实质裸现
表面之雪漫过天空     形式永远高高在上 
作为怀疑打击对象
人们不得不假装欢天喜地
融入这种兽行疯狂的建筑    重构与召唤


深夜里响起的号角与锣鼓喧天
预示着从今往后的每一个明天都被
一只有形无形的巨手  所蹂躏所牵引
白昼的喘息  越来越浑浊地
覆盖在人类生来患有重疾的身子上
每一次寻找生存希望的步履
越来越沉重不堪
人类刚刚直立起来的脊梁
再一次进入越来越弯曲的政治程序


一片又一片折断骨头和精神的荒冢
汇成一股汹涌澎湃的时代潮流
荒诞之下与荒唐之上
政治的狂欢铸就了死亡的盛宴   
历史与现实 
都在同一根绳索之中嗷嗷前进与发展


 

政治的狂欢如何成就为死亡的盛宴


在这样一个风雨交加的社会舞台
你不能不打上政治     呼啸而来的时代烙印
而运动的速度  规模
一步步    上升为最惨烈的倒退
怀揣梦想的人类呵
犹如被摁住脖子
强行注射进思想和主义的鸡血
于运动的惊涛骇浪中死无方向之感


政治是一场别出心裁的单方面战争
它以欺世盗名的方式
轻轻松松穿越了和平与建设之门
知识们的首先全军覆没
并不是最后的结束
仅仅是一场杜撰有方的整体恶梦
最为奇异    突兀而至的开始和启程


在这个由权力主义者一手主导的征途中
那些被标榜为最美好的理想
注定成为埋葬每一个现实
以及现实中每一个为生活所折腰的
卑贱生命和灵魂高贵
最舒适    最宽敞的陷阱之大作


陷阱含义及其道德价值洪水般的蔓延
无所不在和无所不用其极
这让一个意在追求新生活的社会
又重新穿上了历朝历代的旧衣服旧鞋子
五千年所建筑的文化文明总和就这样
无声无息    波澜壮阔地全部牺牲了
换来的却是完全相等于旧式宫廷阴谋的
宏伟屠宰场景与煞气十足的红色图腾


矛盾的存在被虚拟式无限放大
阶级的对立成为打击迫害的最高借口形式
斗争以累累白骨的堆积成山而无法收场
可怜又可悲的人类呵
只得乘着最灿烂的翅膀
再一次飞进了最残酷的集体式黑暗全景


个体的存在为个体带来了
每寸身心落入羞辱版本的本质深渊
集体的无所不能
以计划的利爪凭空掠走所有土地所有领域


这是一部    最先进的信仰么
拟或伪造良好的圣经
为何不能承受传统权力的稍微召唤
就一下子深深融入了
最落后最野蛮最骇人听闻的原始阵容
成为捆绑飞舞杀伐驰骋     最伟大的动力


曾经的辉煌    昙花一现
曾经用心追求的自由   平等与真理
被自己的政治无耻和暴唳踩在脚下
谎言打败了诺言以后荣升为一个
政治社会高速运转的粮食    武器    方向盘
死去的遇难者尚不知自己已经成为道德榜样  
假如得知自己被利用为个人神化的神器 
他们一定会从阴间里挣扎而起 
回到已不是人间的人间并一鼓作气活到现在

 

漫漫长夜般兴风作浪的饥饿与贫困
成为无产者蜂拥抢购政治商品的指路明灯
带血的理论与实践
从那个最荒唐最荒诞的历史时刻
旗帜般站在了卑鄙无耻的最高上风中


罪名如春雨普降一样普及
莫须有的可信度超越了所有客观真理
千家齐放    万户争鸣的不是花鸟
赫然是刑讯逼供    千古奇冤    沟壑捆绑
浓郁的刀丛    造就了最荒芜的家园
得心应手的棍棒写下了
浊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时代血色壮观与黄昏悲鸣


自由如鸿毛一样一笔轻轻带过
民主成为忽略不计的符号典范
心中的大厦被内在的政治暴力所拆迁
壮烈的追求从此埋在权力废墟下苟延残喘
生存的艰难以曲折坎坷为计量单位
生命的质量用行尸走肉来形容最是恰如其分


思想与主义的联手一战
成就了最雄浑最埋葬的世纪功名一一
多少生命的熄灭才能树起如此原版的枯骨森林
从理论上无一人能够逃脱这一死亡盛宴的追杀
从实践上侥幸活下去的只能解释为刀下漏网之鱼

 

在无所顾忌之中     政治的狂欢最终演变为
手法最为自由磅礴的血腥杀戮埋在人类记忆深处
那些辞藻过于华丽的简陋制度舞台
承载了过多溢美之词     过于泛滥成灾的
专制精华及其随身携带的地狱性结构堕落
让每一个从那个年代爬出来的侥幸者
至今唏嘘不已
至今唏嘘不已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