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一一杰斐逊。

而颂歌,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毒的黑曼巴蛇——经济建设

 
 
 

日志

 
 

行政执法的违法性研究(新诗原创)  

2011-05-17 11:01:33|  分类: 颂歌有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政执法的违法性研究  (新诗原创)

                                                        

你看你看快伏割裂之地而看

快乘政治风云高度而看

行政的执法 

正同性恋一样热火朝天

犹如怕黑者

正好遇见了一大群恶鬼

围着自己跳僵尸舞



行政和执法

前狼后狈的封建暧昧关系

犹如不打自招地说明了

权力不仅大于法

还说明了权力

要进一步冒充法  替代法  抢劫法    通奸法



就这样呀我的上帝我的爹娘    

行政大肆包办了法制
权力成为法治的化身
法的肉体与魂灵只好躲藏在
一个永远风雨交加的襁褓里   

嗷嗷待哺    有泪倾盆


法    痛哭的原因其实简单而心酸
因为法律法制早已成为
姿态很不错的凉拌菜时刻准备着
行政权力公款吃喝时来下筷    来下酒


(法的哭  

也是在深深感动于自己面对行政
面对权力时的自我牺牲精神么?!)


行政的爪子抓住了可能抓住的一切
作为虎视耽耽的当家主人大哥
权力的羽翼遮盖住了天空大地
成为法的光芒从上个世纪以来  
一路继续夭折下去的强大动力理由


所以腐败丛生如雨后春汛
所以法的肉体和精神
直接黯淡渺小如一颗无根的露珠
只能去折射行政的权力的巨幅万丈光芒


行政凶猛无厘头
权力乱爬有追究     而此时
颂歌如雨
颂歌如注形成一幅宏大的
人间里无暴力
强拆和平稳定景象的和声福音




再论行政执法的违法性 (新诗原创)


 

行政执法是一个比海洋还深的笑话

但就是这个深深的笑话

正在以国家的道义

以江山般的代价

随心所欲地泛滥于每条河流与航道



行政等于权力

行政执法等于权力执法

在这个黑白不分的世界上

最卑鄙最恶毒最危险的正是权力本身

用最卑鄙最恶毒最危险的权力去执法

石头与臭虫听了都得吓出几身冷汗

酷暑与狂热听了都得滚回到万年冰川世纪



纵容自己     在作恶多端的同时

时刻不忘幸福腐败

这是权力热衷于执法的第一个伟大的果实



保护自己

说具体些就是保护自己

在作恶多端以后不被法律的锋芒所扫中

是权力热衷于执法的第二个壮丽的果实


 

权比法大

以权代法   以罚代法    罚款放行   变相纵容

属于权力执法的第N种雄伟的果实

它的每一次行动

从毛发到骨髓

都体现了“人治”社会的根本嘴脸与兽行模式



但已经毫无廉耻的社会

就是这样毫无廉耻地

甚至大张旗鼓地进行着行政执法

即权力执法这种

极尽荒唐之能事的政治运动

说白了  掰直了

假如权力不去这样做

它恐怕早已象一只无法无天的猴子

在上个世纪就已经被

大众心目中的佛祖压在五行山下了



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依然不能戛然而止

因为你可以经常性看到

事情已发展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

不仅行政权力可以随心所欲地执法

就连那些临时工合同工们

也一个华丽转身之下

成为了行政权力执法

这个魔幻鬼胎转世的一个重要历史主体了



并且    他们甚至可以在行政权力执法大旗

以及颂歌有毒的艺术形式掩护下突然就

虎狼般跳起来以期待着能够踏破

所有商户所有小摊小贩的饭碗和头颅

而避免受到任何革命性的反击和本质性惩处





 行政执法的违法性研究之三

                                                            文/ 经济建设

 


法律法制已如扶不起的阿斗

 


阿斗是谁  史书上挂着呢
法律法制是什么东西  现实中有
许多指示精神照顾着  看护着呢
只是没有想到我会把
这样两个南辕北辙的人事拿来用于
构成一幅毫无诗意可以歌颂的社会大意境


千万不要怪我尖酸刻薄
要怪就怪上个世纪以来法律法制这孩子
如此这般地不争气  
象个左右上下都扶不起的
阿斗    白白地在这世上混过了一回


现实竟然比照片还写实
法律法制混得越来越象个行政部门
行政却越来越超越了法律法制
甚或比法律法制更象是法律法制


到了这个份儿上  
法律法制呵  你不沦落谁沦落!
沦落到如此地步  法律法制呵
你也只能与众行政部门去
称兄道弟  你拜我访  有来有往了


所以又把话说过来
如果你能把历史上的阿斗扶起来
那你也一定能把现实中的法律法制扶起来了
不过我还是要抛开历史恩怨地劝告你
千万别去扶阿斗
你以为你是谁呀
你以为你比权力还要大上几个封建百分点吗?

 

 

行政执法的本质是什么

 


弄明白行政是个什么东西
你也就什么东西都能够弄明白了

你也就在这个世界上不白活一回了


行政    行政    所谓的行政

不就是正在行走中的政治嘛!


会行走的政治又是什么东西?
这也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再驰名不过了
不信咱就一直走着瞧
政治中心的一贯旋涡里风雷激荡着
鲤鱼跳龙门一样金色晃动的俩大字
—— 权力!说到此一痛痒之处你终于明白


行政与权力的密切关系了吧
至于他俩究竟密切到什么程度和地步
你却不能怪我还没有彻底想通想透
只是这些一林之木  一巢之鸟  一丘之貉的
形容词却如此性急只顾自己感受地跳出来
忙不迭地与行政  权力勾肩搭背无限亲热去了


而于此一历史紧要关头的法律法制
要么与行政和权力狼狈为奸  主仆相从
要么成为貉爪之下被摁死的一只甲壳虫子


这一下就好了
这一下权力就彻底放心了
这一下就只剩下行政才有本质意义上的执法权了
因为行政执法的本质意义乃是权力自己在执法

 

 

行政执法为自己赚来的臭名声

 


好名声  坏名声
都是自己赚钱一样地赚来的
过去我不信  可现在我信了——


在权力控股一切的土壤上
行政执法  虽由一棵大树长成了森林
虽然它的外衣比什么都光荣都神圣都犀利
但它却为自己赚来了满身满脸的臭名声


象什么以权代法呀  以行政代法呀
象什么罚款放行呀  变相纵容犯罪呀
象什么比天大比地宽的自由裁量权呀
面对着这一串串的坏名声
无论我就着阳光看  还是点亮夜色看
反正怎么看都觉着行政执法好似
热炕头上的大臭虫背负着一大摞臭名声
一边高效率地吸血   一边低速度地爬行


缺少法律体系中法定的制约监督机制
成为割裂行政执法一道更加致命的悲剧伤口
这伤口一直流血不止   一直流脓不止
一直流淌着黑色的果实汁液——腐败
而有些管理部门干脆以文革般的打砸抢
在各种公开场合
活生生体现出来行政执法的硬暴力倾向


你不能不承认  有时的行政执法
却又回到了无法无天的原始社会起点上去了


在行政借助权力无限制发展道路上
机关暗道这句成语早早等在那里
实现与之夫妻般同流合污
在这场充满行政潜规则的新式地道战中
行政执法的干净程度实在值得怀疑再怀疑


你甚至可以逮住街头任何一个正在行政者
质问他们究竟是在公平公正执法
还是在以公开的硬暴力与隐性的软暴力
拆迁  破坏和毁灭着社会的和谐稳定与科学发展?!


行政执法呀  你打手般帮凶般的臭名远扬
究竟还要臭到何时  扬到何处
才算是个封建主义阴魂不散的终点和尽头?


社会主义法律法制的民主正义之光芒呀  
你究竟何时才有出头之日  
何日才能如日中天地
全方位烘干这个被行政执法所尿湿的人间

 


权力之下  唯行政执法才更意义

 


行政的本质意义
是无所不在  无处不在  无时不在的权力
行政执法说穿了实际是权力自己在执法


权力之下  
行政执法才是更重要更追求更价值的执法
法的执法必须轻描淡写  可有可无
或者也可以成为无关痛痒的执法小插曲儿


法的执法  尤其是法的独立执法
是权力社会的大忌大讳所以
必须正式  严厉地祭出行政执法的芒刃来
截断  削弱法的独立执法的任何意念苗头和快步增长
法律法制的软弱以及不思进取
成为法在权力社会能够生存或者苟活下去的唯一法宝


再愚蠢的权力也绝不会从法的角度上
为自己培育出一个不可战胜的强大对手
权力也绝不允许法律法制以独立存在独立执法的
形式骑在自己的头上拉屎拉尿  耀武扬威


权力的所有幸福
不是以法的独立执法而获得
却是以漫无边际的行政执法来赚取
法的独立执法恰恰是权力截获幸福的天然克星
所以权力必须以大面积行政执法取代法的独立执法


权力主导之下
权力必须以法的独立执法为耻辱般的警戒线
但权力却一定会以行政的执法
来奖励自己  歌颂自己  满足自己  督促自己


这世界上唯一能够大于权力的东西
就是独立的法律法制体系及其独立的执法体制
所以呀所以

法的独立执法才是最根本出路

 

 

法的独立执法才是人类最根本出路


第一个比喻:
权力  庞大的  复杂的迷宫
走不出迷宫的行政和法律法制都已经沦落为
以权力为中心的暗道机关
在这场现代化悲剧性的地道战中
权力  行政  和法律法制都不是最终的赢家
都将成为人类贪念和私欲这片人性洪荒里的牺牲品


第二个比喻:
在权力这棵大橡树上
行政与法律法制都是树的附属品般的枝和叶
所有的季节  所有的绿红以及
所有的光和作用都大量掺入权力的精子
都是为了权力的现实成长壮大和未来辉煌发展


第三个比喻:
出路只有一条——
去权力化  去权力的迷宫化
去行政化  去行政的暗道机关化
把法律法制培育成独立于风雨中的大树
让权力和行政成为树上的枝与叶
法的精神法的光芒随着法的独立以及
随着法的独立执法覆盖了所有天空和大地

 

第四个比喻:
所有的权力
所有打着各种旗号的行政执法
都是过眼云烟
法的独立以及法的独立执法
与高举法的肉体和精神的人民才是永恒的存在者



行政之恶(新诗原创)


我们一直坚强无畏的眼里

为何盛产辽阔     博大的泪光  

难道仅仅为了



行政——这行动的政治

这猛虎般一直行动的政治

思想  是它的浩荡基础

理论  是它天空之上  湛蓝的指导

主义  是它用以

从孕育  诞生到茁壮的一头国家恶泉



权力主导下的行政主义万岁

在这片热土之上

形成了普遍荡漾的恶狼传说

它善于吞噬一切的奥秘集中表现为

高度膨胀自己

全力限制其他   或者是说

最大限度地盘活与放开自我

奋不顾身地捆绑与割裂万事万物

为自己争得最大的

自由利润成果和尊严空间泛滥

以此来榨干

所有的土地  乳汁  资源与过程



这些正是现代行政组织野兽构成

所自愿担负的

无限责任  全部野心与现实体制功能

这既是一种普世般的真理政治

却更适合于某种

精神困顿   嗷嗷待哺的特殊国情



饥饿一旦张开阳光大口

这一直不甘于利润寂寞庞大的

行动的政治便迅雷不及掩耳地化作

肥沃异常的大水

所有的规则

顿时披上兽行远大的节日盛装

潜伏下全部身心和内在

从每一细节之处等待着

在这个作风明显疯狂的另类战场

所展开的撒网捕捉   夕阳收获  渔樵唱晚



阴影必须随身携带

洪水的泛滥踩着整齐划一的步伐

门槛的林立比水泥铺设的罪恶还森严

审查的犀利完全基于无数颗

原罪的心态和对于种种嫌疑的基础恐惧

快来参观参观吧

好好看看这种由里到外  

从上至下   与生俱来的人治大戏



处在某种版图上虽然你

可能想象到任何不谋而合的危险时刻

但你却无法想象到这样的社会荒唐样板

行政可以执法以及正在肆无忌惮地

替代法律法制进行非法性执法

这一定是法治的处于终极悲哀时刻

早已丧失独立自由之身的法律法制呵

别无出路地仅仅沦落为一个行政部门的

全局耻辱之中等待着如何为权力

为政治看家护庙    打扫庭院与道路坎坷



不要说    千万不要说起

行政肆虐于遥遥无归齐的秦制版图上

是如何地缺少专制孤独的创意

每一次的焚书坑儒

每一年每一日的行政扩张  机构臃肿

都让一批批本性劣质者登堂入室

高速度质变为无所不能的当代卑鄙大师



在一直善良匮乏   正义发挥积极失常

公平和自由自身难保的特色储存里

人类的优良传统具有如下胸怀:

再缺也不能缺官本位

再少也不能少假大空

大道泛泛    布满了高指标的陷阱前提

理性渺渺    唯有瞎指挥的大有用武之地

科学真理实现了抱头鼠窜

和平和谐无尚光荣地成为

泪水化作十万次长河究竟也哭不倒

这样一座行政权力长城

始终屹立不倒的当代民间怨妇



历史高耸入云还是现实低洼崎岖

人民是主人还是行政是主人

法律大还是权力大

祖国可亲还是国家机器可爱

为谁发展为谁拆迁为谁而暴力

城市的街道每一寸阳光灿烂之上

为何扑满了羽翼进一步更加丰满的

兽行与罚款

乡村的泥泞上为何日夜粘稠着

政绩主义与掺假数字的兽毛

三公消费现象体现出来

这是一种如何奋不顾身敢于为之牺牲的

公开的掠夺  无耻地贪婪与放荡的挥霍

潜规则  红包与回扣联席喂肥了

多少行政大鳄的衣锦还乡  光宗耀祖



人民    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了

血汗缴纳    重税担负人间奇迹的

真正主人与历史前进动力

企业    只有民间企业才是行政权力

虎视耽耽    生死相依的心腹大患与敌人



面目坦陈于天下的硬暴力

母亲一样慈祥柔美的软暴力

信誓旦旦地成为了硬通货和软黄金

除了行政之恶的阳光灿烂

芸芸众生早已全部

丧失了享受其他幸福万种的照耀情趣



限购  

这计划年代兽行大发的专制工具

竟然盘活了市场经济下

广大消费者早已麻木不仁的灵魂口味

除了限购之类的服务丑陋

我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行政权力呵

你还拥有哪些更加令人发指

拍着历史的脑袋瓜子叫绝

仰望着现实破口大骂的动人畸形手法



运动以及吃政治之痂为癖的运动者

这种劣等的摧残游戏

还在继续着以往政治治国的传统嗜好

除开行政

除开这一直大肆行走的政治与运动

别无其它    别无其它呀

只有无边无岸的行政大水

只有超越一切科学之上的行政大国

才是唯一的选择    唯一的深渊与堕落




深情呼唤: 为了龙魂请彻底消灭行政执法(新诗原创)



请彻底消灭行政执法这一主义险恶、特色的丑陋罢    

为了龙魂,为了心中直立行走的国土、自由与民主

我站在山的高度、谷的深刻,全神贯注呼唤

我站在法治独立、法律尊严而 

无限公平辽阔的规模之上,一心一意呼唤



能把行政与执法这两个世仇宿敌一样的

汉语词组,内奸般捆绑在一起的

一定是人治基础上的

捆绑之天才、王道之乐土、秋风之凌厉



权力以及权力主义者     

这些最善于说谎的谎言家、最职业的欺诈者呵  

非要拉着拽着执法权谈情说爱、强入洞房   

这新房里的肮脏与猫腻,比天高、比地大、比海深



行政最溺爱的假大空,政治最痴情的浮夸风

权力所精心炮制的宗宗冤假错案、件件欺诈为书

早已成为社会制假售假

假冒伪劣产品蜂拥产出、越打越多的

政治源头、历史谱系和行政先进、榜样模范

让行政去执法、去打假

去丈量人间里的黑白、是非、规矩、方圆

不如让污染源头去自证整条河流的无限清白可饮

不如请谎言家以红衣大法官形象去证明

自己及其信徒的政治宗教谎言都是用来行侠仗义的



权力:无数野蛮之兽、虎狼之师的世纪亲密总和

而法治作为当仁不让的普世般的铁笼子

势与权力具有天生的水火不相融   

但在这片立刻被驯化的动物王国里  

 一切客观均得让位于主观       

一切谬误、荒诞已被颠倒成为规律和真理   

行政与执法的关系 

从没有显得如此融汇暧昧、贯通诡异和携手魔幻



是的,有谁见到过

虎狼们,这些一贯横行有余、作恶普遍的虎狼呵

如何肯自己把自己执法、审判到法的笼子里去服刑?

行政执法

无疑是让大盗们借法的头衔公开证明

自己的理论实践都得到了法律的点头和允许

或是让社会财富、土地、利益的公开掠夺者

从法律的高度,证明自己掠夺行为的无比崇高性


 


朋友呵,我亲人般的朋友,你可曾见过

不可思议的森林里一定会有各种不可思议的

事情发生、发展和继续

亲人呵,我朋友一样的亲人,你可曾听说过

行政可以公然执法的千古奇谈、万世丑闻了吗?



然而事情似乎到了,比一发不可收拾更为严重的地步一一

权力的头上,到底戴了多少顶腐败的红帽子、绿头巾

行政的机关,到底有多少计划性阴谋、政策性侵略

红头文件掠夺、公款消费吃喝、灰色地带潜规则    

近水楼台先得月、官本位与官官相护、职位与道德的交易买卖

这一切有谁能够说得清楚,理个明白,道它个家长里短呢?



然而人类,如同面对一轮阳光灿烂一样地,经历着

这样一种客观般颤抖的规律一一

不可思议的野蛮、机器和路线

正在发生、发展、继续着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行政,竟然可以替代法律去执法,去裁判并且据我猜想

要么是法治已经彻底堕落到了

甘愿充当行政权力胯下的一个部门、一条狂犬的下流地位

要么就是权力与权力主义者的狂妄

已经公然实现了,人治骑在法律头上作威作福的理想中国之梦



还有谁能够继续不明白下去呢?

行政执法直接等于权力执法一一

是行政大还是法制大    

是权力大还是法律大

是人治大还是法治大

这其中的政治荒唐构想和思想主义鬼名堂

还用我故意去赘述和刻意去揭穿么?!



行政者,腾云驾雾般上升为执法者

权力者,眼睛一眨同时成为了裁判长

行政的罪人与仆人呵,却充当了公平正义化身的脚色

嫌疑人,直接以法官的身份宣判自身的无罪释放

无止境的公款吃喝者,在谴责某个社会浪费现象

部门利益集团,用法的铁腕,让自己的手

伸得更长、更远、更辽阔而且还不用担心被捉拿归案

黑社会呵,由此而显得多么清白无辜呀,多么纯洁无暇呀!



于是乎行政执法,让所有的行政之恶者,提前进入了一个

前途无可限量的政治制度保险箱

于是乎行政执法,让一切权力之原罪,名正言顺得到了一个

前呼后拥、无限光明正大的最广大、最贴身、最可信的保护伞



其实行政执法的最后一根目的、最终一缕企图

不外乎旨在借助于这种障眼之法,说明以下逻辑推理

或是利用法律嬗变的最高艺术手段来说服整个人间一一

所有的人类你们看呀瞧呀、思呀想呀、莫言呀不语呀

我一一行政的权力或者是权力的行政

绝对是清白的、公平的、正义的、客观的、规律的、真理的

否则的我,怎么可能或者可以,坐在法官至高无上的位置

来担当整个社会的物质裁判与灵魂主宰   

来充当全部人类的代表和代言人呢?一一


 

伟大而崇高的执法权呵

有了你,便有了神圣不可侵犯的特权这最高的宗旨与国土 

除了行政以及行政拜物教者  

除了权力及其权力崇拜狂们自监、自盗、自管、自用以外

决不允许执法权这件圣物外流他用,而沦为被人家所审判的

政治标的物一一仅此而已,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791)|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